學者動態
當前位置:首頁 > 學者動態
陳衛東:推動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走中國特色金融發展道路
時間:2019-10-17       稿件來源:IMI財經觀察微信公眾號
     學者簡介:陳衛東,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所長,研究領域涉及宏觀經濟運行及調控政策研究、人民幣國際化、金融監管和國際銀行業發展趨勢等。近期就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發表觀點。
 
    一、為什么提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第一,傳統金融業存在很多面臨新的問題。傳統的金融集中服務于傳統的產業,采用傳統的方式、依靠傳統的渠道、傳統的產品,所以在面對新技術發展的時候,出現了一些重大的挑戰,甚至在一定意義上講也面臨生存的壓力。
    第二,在中國金融業深度和廣度發展的過程中,都面臨著信用不足的制約。在金融市場的發展、金融產品的創新、金融體系的進一步完善過程中,這個制約更顯突出。其實中小企業融資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有很多復雜的因素造成,信用體系發展不完善,毫無疑問是一個很重要的制約環節。
    近些年來我國的新金融發展很快,新金融發展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比較突出的問題,如跑路問題、違約問題、非法集資問題等等,其實都跟金融主體的信用有關,可能是供給方也可能是需求方信用不足。在這種環境下,如果我們的監管體系、監管規則跟不上來的話,一定會導致風險的出現。這是這些年金融亂象的重要原因。
    第三,近些年中國銀行業的資產規模增長很快。中國金融市場以銀行業為主導,這個局面今天依然存在。各類機構比較注重規模擴張,大機構在國際上的排名不斷往前靠,中國大銀行在全球的分量不斷提升。中小銀行在中國銀行業市場占比也是不斷提升的,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無論是大機構、中機構、小機構,都是在注重規模擴張的。規模擴張同時,不同機構的特色不鮮明,同質化發展非常明顯,在一定意義上講,這也是我國金融供給能力的局限性所在。大家太注重規模發展,沒有強調自己的特色,沒有把自己的優勢充分地發揮出來,所以導致了供給性不足的局面。
    第四,金融機構的數量增長很快,但是擴張的無序性,發展不規范,治理不完善。從金融機構這個層面來講,我國金融業發展應該更加重視機構種類發展和質量的提升。在很多國家金融發展過程中,金融機構數量過度擴展,可能是金融市場風險的重要來源,或者是機構的過度競爭,有可能會導致金融風險的出現。
    第五,從宏觀效率來看,中國的金融市場發展太快,金融資產資產規模持續擴張,速度遠遠高于GDP的速度。簡單分析,邊際資本產出比例是不斷上升的,其結果是,我國宏觀杠桿率不斷走高,杠桿率過高肯定會影響整個金融體系的穩健性。
    因為有這些問題的存在,所以中央提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樣一個命題,非常重要,非常必要。我們認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核心問題是兩方面:一,要服務于經濟高質量的發展;二,在此過程中要形成有中國特色的金融發展之路。
 
    二、經濟高質量發展需要怎樣的金融
    金融怎么樣支持高質量的發展:
    第一,解決微觀效益與宏觀效率的問題,要提高各類金融機構的管理水平和效率,這是中國金融走向穩健、強大的內核。在此過程中當然要提高對整個宏觀經濟的更高效的支持能力,所以微觀效益和宏觀的效率都應該能夠統一起來。
    第二,提高風險定價和風險管理能力。從理論分析,在完善的市場條件下,有需求就能夠創造供給?,F在我們說社會上有很多的需求,但沒有供給,可能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找不到支持供給的定價水平。目前對一些主體金融供給的缺失可能就是因為金融市場風險的識別、風險的定價、風險的管理能力不足,所以才導致金融供給的短缺。如果能夠提高金融機構、金融體系的風險定價能力、產品設計能力,則金融供給的很多短板就能夠相應解決。
    第三,提高競爭力和影響力。隨著我國金融市場不斷開放,我國金融業要面向競爭更加激烈的國內市場,也要面向更加復雜的國際市場。而我國金融機構在一些高端的產品、復雜的產品提供方面和國際同業相比,差距還是非常大的?,F在外資銀行業在我國銀行業市場資產占比為1.29%,很多人認為這個比例太低。但是大家有沒有看到在一些外資銀行看重的市場,比如在上海,外資機構主要業務的市場份額能超過10%。在一些高端的理財產品、復雜產品、跨境業務服務方面,外資機構的占有率是非常高的。我國金融機構與國際先進同業之間差距還比較大。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我國金融機構會加大走出去力度,但我們的管理能力、人才積累、經驗是不是足以能夠支撐我國金融機構大規模走出去?現在還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同時,“一帶一路”建設也不能僅僅靠我國的金融機構提供金融服務。需要我國金融機構能夠聯合國際的金融機構、動員全球的金融資本,才能更好地推進項目的實施。沒有我國金融機構自身的實力、競爭力和影響力的提升,不可能達到在全球進行金融資源動員的能力。
    具體來看,要注意以下幾個方面問題。
    第一,要實現金融與實體的良性循環,避免“脫實向虛”。我國近幾年的金融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是不斷提高的,最高達到7.8%,跟一些發達國家相比,像美國、日本、英國等國家比,都是屬于很高的水平。這里面有多少是我國經濟發展內生必須的、有多少是因為“脫實向虛”導致的一些金融鏈條過度延伸造成的金融增加值的增加,值得深入研究。如銀行同業業務、理財業務、民間借貸等市場的發展,就有“脫實向虛”的問題存在。未來應該考慮加強產融結合的有效監管,要提升金融服務業的效率,同時要重視全覆蓋的金融業務的監管,盡量減少監管套利風險。
    第二,在金融匹配度方面,貸款投放在企業、個人、政府之間配置,在大、中、小企業之間的配置,需要協調發展;我國直接融資、間接融資協調發展還不夠,一方面我國宏觀杠桿率不斷上升,另一方面金融對新經濟的發展支持不夠,對“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科創型企業支持不夠,與此有很大關系。
    第三,提高應對高水平開放的金融服務能力。從服務企業走出去來看,我們現在的企業走出去,投資遠遠超過我國金融機構的輻射范圍,我國企業與近200個國家和地區有投資經貿關系,但我國金融機構大概只覆蓋到60多個國家和地區。
    外資機構在銀行業中資產占比為1.29%,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的外資占比大概是2%多一點點,很多人因此認為,中國市場開放是不足的。簡單地從宏觀數據上與發達國家來比較,是不科學的?;谖覈鹑跈C構的競爭力和我國實體經濟發展所需,我們要正確地評估,我國高質量的發展需要什么樣的金融開放水平,這樣才能夠更有利于推動我國經濟的轉型升級和未來的健康持續發展。
    第四,近些年來我國監管水平不斷提升,并不斷與國際接軌。國際監管規則調整越來越復雜。我用了兩個案例,一個是TLAC,TLAC規則的落實會對我國未來銀行業的資本要求非常高,我國資本補充的缺口非常大。另外就是最近新的國際會計準則的調整,也會對我國銀行業成本大幅度提升。
    巴塞爾規則的推進,在不同的國家很難區分一些市場真實的風險狀況、真實的資本需求。監管規則的完善是影響未來我國金融供給能力提升的重要因素。
 
    三、建立中國特色的金融發展之路
    在此基礎上,我們應該考慮怎么樣建立我們中國特色的金融發展之路。有幾個方面的關系要考慮。
    第一,從金融總量來看,當然毫無疑問還是應該以服務于實體經濟的發展為使命。不管談到改革、談到開放,還是說要鼓勵金融機構發展新的產品,創新服務方式,都要服從這樣一個原則,怎么樣更好地為實體經濟服務。這個原則說起來比較容易,但是真正地把它作為一種理念,能夠堅守下來的國家不是太多。尤其是金融從業人員,讓華爾街的人來談這個問題,恐怕更不可能,他們總是以賺錢為最重要的使命。如何真正緊緊圍繞著服務實體經濟建設這一中心使命,能夠真正把它落在實處,在政策制定、在具體經營行為中充分地體現出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二,在金融結構方面。在我國現有環境下,在我國特色體制中,延伸出來的金融結構體系,包括直接融資、間接融資結構,包括銀行、證券、保險結構,包括大型機構、中型機構、小型機構的結構,都應服從于穩定和效率的需要,要考慮到中國的法律、信用環境。要考慮到我國七十年建國史、四十年改革發展史,其實只有三十年商業銀行發展史、三十年資本市場發展史,由此衍生出的相互影響、契約合作、信用合作關系的合理性及需要克服的問題。
    第三,監管方面怎樣跟進。金融市場的發展離不開金融監管體系的發展和變革,監管的基本使命要保證金融體系的安全和穩定。監管對對新技術采取什么樣的包容和監管態度同樣重要。如果沒有包容性的話,金融體系有可能被新技術顛覆,可能會被時代所拋棄,再一次落后于世界的潮流之外。而如果過度寬容的話,有可能會導致金融亂象、金融風險,這是近幾年來我們已經看到的一些教訓。
    從開放來看,我國市場越來越開放,也有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走出去,所以我們面臨的監管的環境、監管的條件越來越復雜。監管政策不相應調整,則不利于市場的穩定。同時,隨著我國金融業的發展,我國金融業在國際上的影響力逐步提升,在國際監管規則方面也應該有我國的話語權,要體現出中國特色。甚至于根據我國對外開放發展需要,也能夠參與制定一些新的規則,以便更有利于未來的全球一體化體系的發展。
    有三個很重要的金融理論問題還需要深入研究。
    第一,宏觀杠桿率,到底是什么樣的宏觀杠桿率是合適的,在不同的國家,在一個國家不同的發展階段,是有不同答案的。
    第二,直接融資、間接融資體系在治理和融資效率方面,它們的融合方面,會對每個國家的金融發展產生重要的影響,在中國應該是什么樣的狀態?
    第三,確定有效的市場結構,市場的有效競爭和市場穩定一個前置條件就是要有很穩健的市場結構,這個問題同樣需要有我國特色的深入研究。
    這幾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中國更沒有成熟的理論框架,但是它們對研究現在以及未來中國金融市場的廣度、深度、結構、功能的進化都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同時我國要創立符合中國特色的金融發展之路的話,也需要很好地解決這幾個方面的問題。
    以上就是我的一些思考,請大家批評指正,謝謝。
    (稿件來源:節選自《獨家 | 陳衛東:推動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走中國特色金融發展道路》,原文載于IMI財經觀察微信公眾號)
  • 主管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     主辦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
  • 經濟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不得轉載     京ICP備10211437號
  • 本網所登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不代表本網觀點或意見 常年法律顧問:陸康(重光律師事務所)
  • 國際標準刊號 ISSN 0577-9154      國內統一刊號 CN11-1081/F       國內郵發代號 2-251        國外代號 M16
  •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阜外月壇北小街2號   100836
  • 電話/傳真:010-68034153
  • 本刊微信公眾號:erj_weixin

  • 016期曾道人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中芯国际股票代码 陕西省快乐十分前三组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 幸运28投注技巧 五分快三彩票能赚到钱吗 成都股票配资 新浪博客 贵州快三怎么下载 今日股票开盘么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